在国内应对新冠病毒之时,从非洲之角到印巴边

2020-02-17 作者:admin   |   浏览(
在国内应对新冠病毒之时,从非洲之角到印巴边境和伊朗南部,三场蝗灾已经拉响警报。其中,以非洲之角灾情最重。联合国粮农组织判断,非洲蝗灾波及区域达26万多公顷,规模为25年一遇,1平方公里的蝗群1天就能吃掉3.5万人的口粮,该地区1190万人的粮食供应受到直接威胁。
 
那么,此次蝗灾是否可能波及中国,让受到疫情困扰的国内经济雪上加霜?中国治蝗技术储备如何?在此次蝗灾中可能发挥什么作用?对此,《中国科学报》记者采访了中科院院士、生态和昆虫学家康乐。
 
与降雨密切相关
 
关于此次蝗灾是否可能波及中国,康乐表示:“应不会对我国形成严重威胁”。
 
他解释说,现在,非洲、阿拉伯国家和印度、巴基斯坦等地发生的蝗灾是由沙漠蝗造成的,这种蝗虫在中亚和西亚也可以形成灾害。但中国不是沙漠蝗的分布区。上世纪初,有科学家报道在我国云南发现有沙漠蝗,但未被之后的科学家再次证实。
 
关于此次蝗灾的成因,康乐表示,沙漠蝗的发生与蝗卵孵化期和降雨密切相关,降雨会增加孵化率。因此,降雨量和频次对沙漠蝗的预警和预测非常重要。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,就是上一年蝗虫种群密度较高,产卵量很高密切相关。如果具备上述原因,笠年温度比较高,回升比较快,就容易导致蝗灾的爆发。
 
从中国历史上看,很多蝗灾与干旱联系在一起。在上述地区,为何降雨反而有利于蝗虫的繁殖呢?对此,康乐表示,干旱造成的蝗灾主要是指飞蝗带来的蝗灾,它和造成这次东非蝗灾的沙漠蝗是不同的种类。另外干旱也是一个相对概念,不能认为越是干旱蝗灾越严重。中国的飞蝗发生基地是与海边、河边和湖边湿地密切联系的。
 
对于沙漠蝗来说,其种群密度的高低主要受限于食物丰富度。一般年份,沙漠中植被稀疏,沙漠蝗难于获取充足的食物而存活率低。一旦降水量大,植被茂盛,将使得沙漠蝗种群密度急剧上升。另外,在蝗区爆发后,蝗虫可以向邻近的农作物种植区迁移或迁飞,从而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。
研究表明,有如下几种机制:
 
1.由于氯喹可以改变内吞体的PH值,对通过内吞体途径侵入细胞的病毒感染具有显著的抑制作用,如博尔纳病病毒、禽白血病毒、寨卡病毒等。
 
2.氯喹可以通过抑制病毒基因表达影响病毒复制。体内外试验表明,氯喹能改变HIV病毒gp120包膜的糖基化模式,抑制CD4+T细胞内HIV病毒的复制。
 
3.氯喹作为一种良好的自噬抑制剂,可通过影响自噬反应干扰病毒的感染和复制。
 
动物试验表明,应用氯喹能有效抑制禽流感H5N1鼠肺中的自噬作用,减轻肺泡上皮损伤。也有报道发现,氯喹能阻断寨卡病毒诱导的自噬现象,从而抑制病毒复制;小鼠试验中也显示氯喹能切断寨卡病毒自母胎途径垂直感染。
 
2004年,在关于SARS病毒的研究中,有报道显示国外科学家研究发现氯喹可抑制SARS病毒在体外复制。
 
从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网站上也可看到,有多项使用氯喹/羟氯喹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临床试验正在进行。
 
相关专题:聚焦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